首页 > 玄幻魔法 > 羽洪舟王倩 > 第20章 安神符

第20章 安神符

目录

    羽洪舟继续道:“通过捐赠的方式可以给你女儿积累一些福德,福德也是功德,可以保护她的灵魂减缓消散,说实话,我仔细看过了,你女儿沉睡的三年里已经把前几世积累的功德完全消耗干净了。”

    “好,这一千万我捐!”秋玥姨看着女儿苍白的面孔毫不犹豫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小静的爸爸和其他亲属呢?”羽洪舟忽然问道。

    “咳!”肖玲玲忽然轻咳一声,然后使劲朝羽洪舟眨眼。

    “呵呵,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秋玥姨惨笑一声,“一年前,我便和小静的爸爸离掉了,他现在已经再婚,也有了新的儿女,小静……已经被他放弃了!”

    “这……”羽洪舟实在不知如何接话了。

    “大师,为什么你会问起小静的爸爸?”秋玥姨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问道。

    “需要试一试能不能把小静丢失的魂魄找回来。”羽洪舟道。

    “我会联系他。”秋玥姨咬牙道:“我就不信他忍心眼睁睁看着他的女儿死!”

    “行!”羽洪舟没再多言,而是把目光投向手中的托盘。

    拿起毛笔时,在场之人都好奇得围了上来,羽洪舟以笔尖蘸取朱砂,笔锋很快便在黄纸上游走,明明只是一张薄薄的黄纸,但是当绘制符文时,黄纸却仿佛生了根一般定得死死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曹志武虽然不算内行,但是毕竟也是接触过画符,光是羽洪舟这单手画符行云流水的模样他便完全做不到。

    笔走龙蛇,蜻蜓点水,笔锋轻重,或如泰山,又或如鸿毛,渐渐地,就连外行之人也能看出些门道出来。

    肖玲玲用眼角余光看着羽洪舟的侧脸,不知为何,她感觉心儿莫名的乱跳。

    点睛,落笔,符成!

    “你这是什么符?”曹志武的脸上多出了几分郑重之色。

    “安神符!”羽洪舟微微松了口气,画符并不容易,要画一张能生效的符更不容易,下笔得有神,这里的神指的是‘精神’,并不是画好就成,要不然直接上打印机更快!

    “你这张符就有效?”曹志武依旧有些不屑,他虽然承认羽洪舟画符的样子的确是他自己难以企及,但那又如何,手熟耳。

    羽洪舟懒得搭理他,而是朝所有人道:“你们散开些,我要下符。”

    肖玲玲拉着弟弟跟秋玥姨依言照做,退到了离床三米开外,但是曹志武却仅仅退后了两步。

    “小武,听大师的,退远些。”秋玥姨皱眉道,事关女儿的生死,她容不得别人放肆。

    “姑妈,我是医生,可以随时关注表妹的情况。”曹志武狡辩道。

    “这……”秋玥姨一听这话也有道理,顿时犹豫起来。

    “没事,让他站这里。”羽洪舟嘴角一翘。

    “我倒要看看你这家伙要搞什么名堂!”曹志武低声怒道,不知为何,他看到羽洪舟的脸就心情不佳。

    羽洪舟没再多言,托盘被放到一边,双手持符缓缓闭眼,继而,双眼阖开,口中喝道:“疾!”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符箓竟脱手而飞,缓缓移动到小静额头的正上方一尺左右。

    “令!”

    羽洪舟再次轻喝,那漂浮在半空的符箓轰隆一声,就仿佛点着了煤气一般燃烧起来。

    “啊!”曹志武被这一幕吓得连连后退。

    真正关心小静的肖玲玲与秋玥姨虽然也惊奇无比,但是当下却是屏住呼吸,二人脸上同时出现希冀之色。

    符箓燃烧了七八秒之后,竟没有丝毫烟尘与灰烬,唯有留下金色的符文依旧悬浮,金光流转,玄奥非凡。

    “去!”

    羽洪舟手一指,符文跌落,浸入小静的额头,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

    “呼~”羽洪舟松了口气,他再次仔细查看了一下床上躺着的睡美人,在符箓的作用下,小静的灵魂已经不再逸散,但是也仅此而已,若要真正救醒救活,还需废很大的功夫,而且还要做的尽量少沾因果,要不然这其中所带来的天谴报应绝对是他无法承受的,以自己的命换别人的命他还做不到这么圣母。

    “大师,怎么样了?”秋玥姨上来问道。

    “暂时遏制住了灵魂的逸散,不过这是治标不治本,我的符箓最多只能保她一年。”羽洪舟回答道。

    “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羽洪舟道:“以你女儿的名义捐钱的事可以慢慢做,目前最要紧的是把他爸爸叫过来,我要安排一些东西,然后你要去准备糯米,古铜钱、镜子、银器,这四样东西。”

    “好好,马上去办,大师,现在天色也晚了,今晚要不就在家里住下吧,空房间还有很多。”秋玥姨道。

    “可以,总归是要留一晚,住哪里都一样。”羽洪舟自然答应,肖玲玲姐弟俩也没什么意见。

    晚饭后8点左右,羽洪舟刚给爷爷打过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跟爷爷仔细说了一遍。

    “听你这么一说,这个小女娃有点像是中了蛊术的感觉……”爷爷在电话中有些不太确信的说道。

    “蛊术?爷爷,您接触过这玩意?”羽洪舟惊道,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据说一些少数民族的人会蛊术,但是到现在已经失传得差不多了。

    “我年轻时碰到过一次,当时遇见一个奄奄一息的大肚婆,大家伙都以为是难产,后来到医院一剖,肚子里钻出七八上十条形如黄鳝的米白色大虫,这些大虫连刀都砍不死,后来接了一段高压电过来才把那些东西消灭……”

    听完爷爷的描述,羽洪舟更加疑惑:“爷爷,那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中了蛊术?”

    “我也不知,蛊虫刁钻诡异,每种蛊虫都有不同的特性,不了解这东西的人很难察觉,就连那个大肚婆当时肚子里的大虫也不过是被医生说成是吃了生肉后长的蛔虫!”

    又和爷爷探讨了一些关于灵魂上的问题,羽洪舟挂掉了电话,这个时候,别墅的大门被人敲响。

    没过多久,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藏青色西服敲响了羽洪舟的房门。

    “您好,是羽大师吧,我是小静的爸爸彭敬国。”中年男子朝羽洪舟递出右手道。

    “你好彭先生。”羽洪舟虽然有点唾弃这种抛弃妻女的男人,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

    “小静的事多谢羽大师操心了,我也都听秋玥说起,我是小静的爸爸,我肯定是愿意救他的,不知哪里需要我配合?”

    还算有点良心,羽洪舟心中嘀咕,口中道:“先下楼吧,把小静妈妈一起喊来。”

    “也好,请!”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