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逆麟行 > 纵横中原 一百七十八 雨剑!八方雨击

纵横中原 一百七十八 雨剑!八方雨击

目录

    鲜于威德、袁师义率领数百人马将徐亦航、周忠二人堵在了客栈里,已成瓮中捉鳖之势。

    徐周二人虽然武功不弱,但面对不弱于他二人的鲜于威德和袁师义,徐亦航也无退敌之法,只在心中暗骂余巳仁,盖平山分别时为何不给他点毒药毒粉。

    却说徐亦航与鲜于威德以真气相抗,徐亦航已是渐落下风。

    鲜于威德说道:“徐大人还是束手就擒吧,若是阁下愿意另择明主、投效大周,本使可为徐大人引荐。”

    鲜于威德竟然开始招揽徐亦航了。

    徐亦航道:“多些鲜于大人美意,在下若是真投了北周,只怕必死无疑。”

    鲜于威德道:“若是将你的身份公告天下,你觉得齐王会让你活着?齐王可是为了南蛮杀了你一次了。”

    徐亦航回道:“你不敢,不然早就天下皆知了。”

    鲜于威德笑道:“有何不敢?”

    徐亦航道:“因为你们没有把握,怕弄巧成拙!”

    徐亦航说话间猛地抽剑疾退,那鲜于威德收掌敛气也不追赶,只对周遭的手下说道:“拿下!要活的!”

    数十镇武司官差杀向徐亦航,可这客栈里空间狭小,徐亦航依靠桌凳周旋倒也游刃有余。

    周忠力战袁师义,一时间也是僵持不下,周忠大叫道:“徐兄弟,今日生死难料,你我瞅准时机各逃各的吧,若是继续在此厮杀,早晚力尽被擒。”

    徐亦航长剑激荡,刺倒一个近身的镇武司官差,高声回道:“好!”

    袁师义见状一剑压住长斧,对周忠低声说道:“阁下曾是南齐都尉,如今却是通缉要犯,为何还要给南齐卖命?不如改投我大周,以阁下的武功必受重用。”

    周忠闻言回道:“老子虽然浑蛋了些,但还知道义气二字,废话少说。”

    周忠义正辞严地回绝了袁师义,只见其两臂使力,长斧直接荡开袁师义的长剑,斧刃直往袁师义脖颈刺去。

    袁师义收剑小退,长剑却是顺势划向周忠手腕,周忠舞起长斧,以斧柄迎向剑锋,叮当一声响,二人各退半步,略拉开了点距离。

    两人四目相视,正要再度交手,却见一张木桌飞了过来,紧跟着又掠来一道人影,剑光乍起,直刺袁师义。

    袁师义挥剑格挡,却是徐亦航突破重围杀了过来。

    徐亦航刚落地便对周忠说道:“上二楼。”

    周忠也不拖沓,转身疾奔便往二楼跃去,徐亦航紧跟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二楼客房。

    袁师义瞅了瞅鲜于威德,鲜于威德却是一脸轻松,说道:“不必担心,他二人跑不了!外面可都是我们的人,又有强弩助阵,出去更是死路一条。”

    徐周二人前后脚进了二楼客房,周忠火急火燎直奔窗户,只待一脚踹开便要飞身跃出。

    徐亦航上前一把拉住周忠,往周忠怀里塞了一个布囊,说道:“这里面的药量足够你用两三年了,你先拿着,以防万一。”

    徐亦航担心他二人就此分离,周忠若是无药可用将爆体而亡,而齐融远在蜀地,更不会管周忠的死活。

    周忠半生作恶、凶名昭著,从未有人这般实心对他,此刻也是感动莫名,说道:“我先出去,你再寻机逃脱。”

    周忠说罢便跳了出去,单手抓住房檐攀上了房顶,外面顿时响起了喊杀声和弩臂振荡声。

    徐亦航兀自感叹,谁曾想,当年刀剑相向、欲置对方于死地的二人,如今竟是同生共死了。

    徐亦航不敢耽搁,不能浪费周忠给他创造的逃生机会。

    徐亦航翻窗跳出,直接跳进了后院,贴着墙根便往柴房奔去,有埋伏的镇武司官差瞧见了徐亦航,大喊道:“这里还有一个!”

    话音刚落,几十支利箭便招呼了过去,更有数十官差手握利刃围了上去。

    徐亦航长剑舞动,登时刺倒数人,得了空隙便往柴房跑,只要进了柴房躲掉劲弩、逃入客栈身后那片民居,便有望逃出生天。

    这空鲜于威德和袁师义也到客栈后院,鲜于威德对袁师义说道:“你我各追一个?还是全力拿下徐亦航?”

    袁师义道:“今日是以追捕金斧周忠的名义大动干戈,若是让周忠跑了,咱镇武司可就威名扫地了。”

    鲜于威德道:“也罢,你我各捉一个。”

    “好。”袁师义说罢跃上房顶,追周忠去了,鲜于威德往柴房处瞧了一眼,徐亦航刚刚闪了进去。

    鲜于威德朗声道:“将柴房围住,本使要亲自捉拿要犯。”

    “大人,放把火将其逼出来?”一差吏提醒道。

    鲜于威德本来气势十足,要追过去与徐亦航决个胜负,此刻一听这话顿时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浑蛋玩意儿!一肚子坏水!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不要给百姓添麻烦!前堂那些破损的门窗,本大人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鲜于大人还真是一心为民,待小女子算好了损失,大人可不要不认账。”

    鲜于威德循声回头看去,原是虞问兰,李车夫已给她解了穴,此刻正与苏惟贤主仆二人立在檐下看热闹,只不过虞问兰脸色铁青,不知是因为徐亦航身陷险境无法援手,还是因为好好的客栈造了这无妄之灾。

    鲜于威德转身回道:“虞姑娘放心,客栈有多少损失,在下全赔。”

    鲜于威德说罢奔向柴房,双掌真气环绕、气势汹汹,朝着那木窗便去了。

    “唉?不对,砸烂了要赔。”鲜于威德突然止了脚步、收了真气,几步踱到柴房木门处,推开门走了进去。

    柴房外,一众镇武司官差本是严阵以待、杀气腾腾,此刻却被鲜于威德搞得泄了气,众人面面相觑,自家这大人也太过了,都这般境地了,竟还顾忌这些破烂门窗?

    不多时,柴房里响起打斗声,几个胆大的官差弓着腰身从窗户里往里瞧,却差点被飞出来的破木凳砸破头。

    柴房里,徐亦航与鲜于威德已是斗了二十余招,此刻两人相距三四步远,各自少歇。

    鲜于威德似是毫不担心徐亦航逃脱,说道:“徐大人是如何杀了黄乱的?在下颇有疑惑,方才你我比拼内力,阁下确有抗衡黄乱的实力,只是阁下这剑法要想杀了黄乱,可谓是痴人说梦。”

    徐亦航担心鲜于威德识破天势四象剑,一直使的是六合剑法,六合剑法虽属上乘,但确如鲜于威德所说,斩不了黄乱。

    徐亦航道:“鲜于大人的好奇心还真是不小,不过在下没必要为你解惑。”

    鲜于威德笑道:“莫非徐大人还藏着招?听说徐大人有一把神兵,是天剑门遗失多年的流光宝剑,可否让在下见识见识?不然只凭你手上那把凡铁,是破不了在下的双掌的。哦,对,提到天剑门不得不说说,你给了耿彪什么好处?耿彪自从广安县回来,闭口没提你是亦天航的事,本使可不相信那耿彪不认得你。”

    徐亦航也不隐瞒,回道:“当然是归还流光剑!”

    徐亦航话音一落便舞剑攻向鲜于威德,徐亦航拖不起,在此地拖得越久他越难脱身。

    鲜于威德冷笑一声,挥起双掌迎了上来,两人登时又斗到了一起。

    徐亦航暗道:“今日若是被他擒住则万事休矣!”

    “风剑!”徐亦航突然收招小退,使出了天势四象剑之三十六路风剑剑招。

    这风剑搭配混元功可谓如鱼得水、相得益彰,剑招时而飘逸随性、时而刚猛霸道,令人难防,只五六招便让鲜于威德手足失措、乱了章法。

    鲜于威德满是疑惑,暗道:“世间还有这种武功?怎会时阴时阳?难道这小子的内力阴阳调和了?可是并无兼具阴阳的剑法存世啊?”

    鲜于威德虽被“风剑”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仅过了七八招便收拢心绪,将局面扳了回来,又隐隐占据了上风。

    徐亦航见风剑收效甚微,便要以雷剑破敌,可惜被鲜于威德近身缠住,竟是没机会使。

    这二人的差距可不在剑法掌法上,而是对敌经验和内力修为,高深莫测的剑法若不能出其不意、一招制敌,便也只能稍微找平劣势而已。

    徐亦航又落下风,鲜于威德更加疑惑黄乱的死因,说道:“在下这一十六式乱魂惊魄手虽不及破罡掌与烈阳掌,但也不是容易应付的,徐大人还要隐藏实力,那在下可就不客气了。”

    徐亦航暗道:“这鲜于威德能独镇一方果然有些能耐,拼斗了三四十招,我已尽全力,他却如闲庭信步一般。此时雷剑又使不出来,只能用雨剑了,可是雨剑虽然早已练成,却总觉得像是个残招。”

    而鲜于威德似是没了耐心,一改方才的打法,只见其掌风大盛,一双肉掌直将周遭空气搅乱,两掌翻腾间,竟隐约有凄厉的呼啸声,徐亦航出剑都受到了影响,心口更是憋闷难受,只觉天旋地转、眼前发黑。

    徐亦航紧咬牙关,这可真是生死一瞬间了。

    鲜于威德一掌轰来,徐亦航索性不再闪躲,咬破舌尖换得片刻清醒,一剑迎面刺去,竟是一换一的打法。

    鲜于威德见状急忙收掌小退,他可是惜命得很。

    徐亦航终于跟鲜于威德拉开点了距离,徐亦航瞅准距离、长剑疾刺,只两三个呼吸,那铁剑充斥着真气竟连续刺出七八剑,直往鲜于威德周身要害招呼。

    鲜于威德急忙挥舞双掌格挡,边挡边退,可那长剑连续不断变换角度刺来,竟是越刺越快,如同一片剑雨。

    鲜于威德刚开始时还能轻松挡下,可这已经挡了十七八剑了,刺来的剑锋却是越来越密集、几乎同时刺到,明明只一把剑,却像是十几人在同时出剑。

    鲜于威德的肉掌是越舞越快,两臂都快抽筋了,可徐亦航的长剑还未停。

    又几个呼吸,“噗嗤”一声,长剑停了,鲜于威德的脸上已满是冷汗,正待后退几步稍歇片刻
目录 书签
穿成龙傲天幼崽的反派继母最新章节 穿成小奶狐后师尊总想摸我尾巴 大明:开局成为锦衣卫免费阅读 让你钓鱼,你钓起了核潜艇?最新章节 开发大西北:我在戈壁建了一座城最新章节 创意文学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东京第一深情免费阅读 东京明星女友是恋爱脑,怎么办百度百科 顶级悟性:从基础拳法开始最新章节 快穿: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