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逆麟行 > 纵横中原 一百八十一 血路

纵横中原 一百八十一 血路

目录

    城外茶棚离着城门口大约百十步,四五百个镇武司官差拦在这两三丈宽的官道上。

    徐亦航漠然扫视,只自顾自地俯身捡着地上散乱的兵器,又从死尸身上扯了条碎布,将捡来的兵器随意捆到了一起。

    徐亦航右手掐着一捆刀剑,左手握了一把腰刀,立在官道中间,其身后二三十具残缺的死尸在默默诉说着方才厮杀的惨烈。

    一众镇武司官差手握刀剑踌躇不前,徐亦航前进一步,众官差小退一步,一时间竟无一人出手。

    “大人有令!活捉徐亦航者官升一级,赏银千两!畏敌怯战者立斩不赦、亲属刺配!”

    人群中一声喊,众官差面面相觑,终是有人大喝一声杀向徐亦航,顿时又有数十人紧跟而上。人便是如此,逆境胆怯之时,或以利诱、或以势逼。

    长剑如蛇、刀光乱闪,徐亦航边打边退,愣是不让官差合围,逐个将近身的官差毙于刀下,竟是越退越远,直将冲上来的数十官差尽数斩杀,手中腰刀早已卷刃,已不知换了几把兵刃了。

    袁师义在城头上瞧了个仔细,自言道:“不愧是威震南疆的勇将,有些智谋。”

    “大人,弟兄们已死伤六七十人了。”其身旁亲信说道。

    “传令,一屯人马绕其身后截其后路,一屯正面围攻!”袁师义胸有成竹地回道。

    城外官差得令而行,顷刻便将徐亦航围了,徐亦航再无退路,换了把长剑、抽了把短刀,左手持剑、右手握刀便往人群里冲去,若是此刻有流光剑和欺霜刀在,杀透重围还能容易些。

    刀剑前后翻飞,人影来回穿梭,遍地残肢断臂,污血肆意横流,这黄土夯成的官道已被鲜血浸得有些泥泞,黑色的官靴染了红,随着徐亦航一步步靠近城门,这血路也越来越长,其出手之狠辣一如当年猎杀流寇蛮兵。

    徐亦航手中刀剑早已残缺,多有镇武司官差被崩了刃的刀剑砍中,被那满是缺口的刀刃剌得血肉外翻、痛呼不已。

    城中的江湖人已是闻讯赶来围观,城头上,倒吸冷气声、惊呼声、赞叹声交杂。

    苏惟贤与李车夫也赶了来,这苏公子满是担忧神色,全然不顾烈日暴晒。

    金刚宗朱庆玒等人也在,开天大手印吴大寿等人也混迹其中。

    金刚宗五人立在人群外围,似是故意远离江湖群雄。

    “听说这徐亦航便是当年的乌陵猛虎亦天航,师兄,你可是与其有过交集。”一金刚宗汉子说道。

    朱庆玒双手抱臂交叉于胸前,看着城下的厮杀肃然说道:“当年只是一同下墓而已,并未有太多接触,今日细想来,确是有些面熟。”

    “齐王让我等密切监视徐亦航,到底何意?”金刚宗汉子低声问道。

    朱庆玒瞧了眼这位师弟,回道:“不要瞎猜,我等以王令行事便可。”

    “这几日,齐王可又有密令到?

    “有,不过还不到时候,时机一到,你等随我一同行事。”

    “师兄何不明言?是信不过我等?”

    “王令如此,各位师弟莫要多想。”

    江湖群雄处,议论纷纷。

    “前些日子这徐周二人还在四海楼出尽了风头,今日却是这般情景,唉。”

    “可不是,一个被枭首示众,一个被镇武司围杀,世事难料啊。”

    “传闻这徐亦航便是南齐猛将亦天航、那周忠是乌陵都尉韩相,若这传闻是真的,那这二人化名前来北周必无好事,被镇武司擒杀也在情理之中。”

    “兄台想多了,先不说那韩相是南齐通缉要犯,就说镇武司,镇武司拿人还用理由吗?”

    “呦,这位兄弟胆可真肥,竟敢如此调侃镇武司。”

    “过奖过奖,在下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说这话的是一年轻侠客,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这位年轻侠客与人闲聊,却是引起数步外一青衣汉子的注意。

    “阁下好胆识,敢问阁下名讳。”青衣汉子几步近前说道。

    年轻侠客转头看向青衣汉子,说道:“哦?在下无名之辈而已,不值一提。”

    青衣汉子说道:“无名之辈?敢夜闯我飞剑门,阁下可莫要自谦。”

    年轻侠客闻言诧异,盯着青衣汉子道:“你是霍英霍门主?”

    青衣汉子正是霍英。

    霍英道:“二十余日前,一小贼夜闯翘云峰,将我惊醒后却又及时离开,紧接着便是大批人马攻入我飞剑门,霍某还以为那小贼是提前探路不小心暴露了行踪,现在看来,那小贼与攻山的贼人不是一伙。”

    年轻侠客也不否认,笑道:“霍门主何意,难道想在镇武司眼皮子底下动手?何况在下当时只是好心提醒霍门主而已。”

    霍英冷哼一声道:“你到底是何人?”

    年轻侠客回道:“无名小卒,只是恰巧碰见那伙贼人要对贵派不利。”

    霍英不再言语,只立在年轻侠客身后,寸步不离。

    城墙上位置靠后靠边的地方,开天大手印吴大寿等人骂骂咧咧。

    “都什么玩意!前排的好位置都被占了,仗着武功高强有些名气就欺负我等,在这破地方能看到什么。”吴大寿抱怨道。

    一旁的镇海霹雳棍孙三立说道:“吴兄稍安勿躁,谁让你我武功低微呢,只是不知徐少侠如何了,公孙前辈又哪里去了。”

    吴大寿恨恨道:“真是可恨,周大侠那般仗义豪爽之人竟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孙三立道:“唉,谁说不是呢。”

    城外官道上厮杀依旧,徐亦航满身血污,已瞧不出身上有几处创伤,步伐更是踉跄不稳,以一人之力对抗数百镇武司官差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徐亦航离城门只剩五十余步距离,身后官道上遍布尸体,已有将近两百名官差死在他的刀剑之下。

    袁师义眉头紧锁,起身对身旁亲信说道:“死伤近半,镇武司自立司以来从未有如此巨大之损失!就算今日拿了这徐亦航,本使也无颜跟上面交代了!”

    “大人,围观的江湖高手甚多,何不以利许之,让他们下场捉拿徐亦航。”

    “胡来!若是如此,我镇武司岂不被江湖人耻笑!”袁师义怒道。

    “。。。”

    “本使亲自去擒他,不可再让众弟兄白白送命!”袁师义说罢转身下了城头,不多时便出现在城门口。

    城头上又议论纷纷。

    “看,镇武司的袁大人亲自下场了。”

    “袁大人亲自出手,这徐亦航凶多吉少啊。”

    “城外如同修罗场,入目好似黄泉路,袁大人再不出手,他手底下这些人可就要死光了。”

    “可不是,在下也算见过生死,可从没见过今日这般惨状。唉,只怕数日内不得安眠了。”

    “你我行走江湖求的是财名,所杀皆仇人,也不过两掌之数,今日只这官道上,丧命者便有近百人,又百余人重伤,这徐亦航当真是个狠辣的主。”

    “今日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徐亦航的大名必将传遍九州各地,先不说这徐亦航的武功如何,只说这单刀赴会的勇气就是你我比不了的。”

    “不错,明知必死之局却舍命前来,只为夺回友人首级,真义士也。”

    城门外,徐亦航脚步蹒跚、身躯摇晃,一步一步向前迈进,一众镇武司官差手持利刃却是面露恐惧,被徐亦航逼得步步后退,一时间竟无人敢再上前。

    徐亦航前后剑刺刀砍,放翻镇武司将近二百人,已是极为疲累,此刻全凭心中战意勉强吊着。

    众官差进退两难之际,却听后面有人朗声说道:“你等退后,此人交给本大人了!”

    众官差回头望去,只见自家袁大人施展轻功、轻踩弟兄们的肩头飞跃到了众人的前面。

    袁师义仗剑挺立,慢步走向徐亦航,说道:“若不是与徐大人立场相悖,袁某倒是很想与徐大人交个朋友。”

    徐亦航略一调息,说道:“在下可不随便与人交朋友,袁大人不必废话,放马过来便是。”

    袁师义讪笑道:“徐大人年少得志,有些许傲气倒也正常,不过袁某再好意提点一下,徐大人若是此时束手就擒,以吾皇爱才之心未必会害你性命。”

    徐亦航抬头看向城头那装有周忠首级的木箱,冷笑道:“晚了!”

    徐亦航话音刚落却是率先出手,几步疾奔便到袁师义近前,左手撩起长剑便往袁师义几处要害刺去。

    袁师义以逸待劳,淡然舞剑格挡,竟是立在原地躲都不躲,轻松挡下徐亦航的长剑。

    “徐大人还能撑几刻?以阁下现在的状态只怕是强弩之末吧?”袁师义面无表情,既无即将擒获徐亦航的喜悦,也无属下死伤惨重的悲痛。

    徐亦航回道:“既然袁大人断定在下已是强弩之末,又为何亲自前来?”

    袁师义道:“穷寇尚有搏命之力,何况抱有必死之心的徐大人呢?袁某不忍属下继续枉死,所以亲自来擒你。”

    两人说话间又斗了七八招,徐亦航见不能破招,索性瞅了个空隙抽剑疾退。

    袁师义也不逼迫,只站在原地,他知道,今日徐亦航不会退走,因为有周忠的首级在。
目录 书签
月影小说网 我要你助我修行!免费阅读 非分之想免费阅读 【ABO】学霸又在装奶狗了 腐蚀国度全文阅读 红楼阅读 乐趣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梦幻之境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最新章节 太子宠婢日常 宿命之环爱潜水的乌贼 我在游戏王里不当人txt下载 我真的只是人类猫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