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逆麟行 > 西南风云 十 再起争端

西南风云 十 再起争端

目录

    刘卿元见各派似是要以他与上官律为首,便说道:“唐门行事素来狡诈,与我绝刀门交恶十数年,常使那下三滥的招数,刘某不察竟也着了道,惭愧惭愧。”

    这刘卿元一身褐衣,身背一把宽刃直刀,五十多岁年纪,与绝刀门门主冉行舟本是结拜兄弟,后又同门学艺,门派武学一十八路狂风快刀已是炉火纯青。

    “叔父切莫介怀,那唐门小儿虽是奸计得逞,但这时间也未必能寻得宝物,待我等休整片刻,追上去讨个公道。”说话者是绝刀门少门主冉云瀚,二十左右年纪,面色坚毅、气宇轩昂。

    八卦派、东海帮、三绝门、金刚宗等人闻言纷纷表示赞同。

    “诸位不必心急,老夫恰才已去打探,那棺椁之下也是机关重重,先让唐门的人探路去吧,方才鸣金声响,时至傍晚,我等不如安心歇息,待休息一晚,明日再行动不迟。”公孙自在不紧不慢地说道。

    “前辈所言有理,这唐三意使的毒虽未伤及我等性命,但余毒未清,众人大多昏昏沉沉,若冒然行事只恐落了下风,占不到便宜。”说这话的是金刚宗的一粗猛汉子,身形极为魁梧,一双肉掌全是硬茧,应是习练大金刚掌的高手。

    一路以来,金刚宗这一行人极少言语,这话一出自是引人注意。

    这汉子一见众人看向他,便抱拳道:“金刚宗朱庆玒,见过各位武林同道。”

    众人还礼,上官律略一琢磨说道:“公孙前辈与朱兄弟所言不差,我青城派将在此歇息一夜,明日一早再做打算。”

    三绝门梁皎此时以上官律马首是瞻,绝刀门与青城派本就相熟,这两派便也决定在此休息一晚,而东海帮与八卦派又不想独自面对唐门、天剑门两派人马,便也留了下来,各派安排弟子守夜不提。

    第二日卯时刚至,各派人马相继醒来,却发觉绝刀门冉云瀚和东海帮已不知去向,怕是已进了那棺椁下的密道,东海帮邢宗良应是探宝心切,而冉云瀚八成是找唐门寻仇去了。

    刘卿元甚是担忧着急,招呼了弟子便追了下去,上官律担心绝刀门跟唐门冲突,也急忙领弟子跟了去。

    却说一到丑时,东海帮邢宗良就率领帮众偷偷进了棺椁下的密道,到达那岔路口时走了右边的通道,正巧撞见天剑门,邢宗良也没为难任秉平,两帮人算是擦肩而过。

    邢宗良这一行七人,以四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代价尽破剩余机关,待点了油灯,有了光亮,邢宗良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石室和身后仅剩的两名帮众,叹了口气,本想先行一步得些宝物,却终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而冉云瀚则是寅时醒来,趁着轮班守夜的机会偷偷进的密道,冉云瀚进了岔路口左边的通道,有假蒋威在前破了唐三意的机关,自是一路畅通无阻,又发现沿途的唐门暗器和丧命的唐门弟子,冉云瀚更是心中窃喜,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唐门所在的石室,只是一入门便与唐门的守夜弟子撞了个正着。

    “你?”这守夜的唐门弟子被冉云瀚吓了个半死,惊骇之下来不及大喊便被冉云瀚抬手一掌拍晕在地。

    冉云瀚提刀飞身而入,却不料那弟子倒下时触发了唐三意设下的机关,只听铜铃声起,数柄飞刀射向石室入口,冉云瀚身形一顿,急舞刀格挡,也是堪堪躲过,此时唐门众人已起身来迎。

    唐冠杰背着手慢步走来,冷笑一声,讥讽道:“还以为是哪个不怕死的,原来是你这傻子,也罢,今日小爷我便受累一番,送你去与你那便宜兄长相聚,你兄弟二人可莫要怪小爷手段毒辣,哈哈哈哈。”

    这唐冠杰说到最后竟失态狂笑起来,想必是脑中已然幻想出冉云瀚跪地求饶的景象了。

    “冠杰,虽说我唐门不怕他绝刀门,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提这茬作甚。”唐三意似是恼怒,却又不以为意地说道。

    冉云瀚闻言却是一愣,旋即咬牙切齿,满目怒火说道:“什么?!我义兄果然是被你们所害!狗贼!今日小爷拼了这条命也要为我兄长报仇!”

    这冉云瀚本来就是气不过唐门作为,是来找麻烦的,此时听到唐冠杰提及义兄之死,言语间那意思便是唐门杀了他兄长,霎时便已面色狰狞,大有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态势。

    唐三意略皱眉头,似是想起什么要紧事,说道:“冉小子,今日看令尊的面子不与你计较,速速离去!不要生事!”

    冉云瀚此时哪还有些许理智,大叫道:“姓唐的狗贼!少在这惺惺作态!先吃小爷一刀!”

    “哼!本少爷还怕你不成?”唐冠杰不屑地回道。

    这冉云瀚之母早亡,自幼由刘卿元之妻抚养,与刘卿元之子刘起峰如亲兄弟般,可惜两年前刘起峰走马帮时被人所害,双臂被砍,全身泛紫中了剧毒,死状极惨,刘妻也因丧子之痛悲伤过度而亡。

    如此在冉云瀚心中已是深仇大恨,之前本就怀疑是唐门所为,今日又听唐冠杰亲口所说,冉云瀚自是咬牙切齿,杀之而后快。

    冉云瀚满腔恨意,提刀冲向唐冠杰,已是将自身安危抛之脑后。

    唐三意见状略有些犹豫,心中暗道:“兄长多次叮嘱,定要约束弟子,切莫与绝刀门大动干戈、结不解之仇,但今日这冉家小子出手在先,总不能不还手吧?唉!冠杰年少轻狂,总是言语上压人一等,却又是引些麻烦事。”

    唐三意犹豫不决时,唐冠杰却已示意弟子迎战,唐三意身旁两名弟子立功心切,抢先迎了上去。

    这两个唐门弟子奔向冉云瀚,已是各掷出两柄飞刀,其中两柄飞刀打向冉云瀚眉心、丹田,另两柄打的是冉云瀚左右两侧肋下。

    冉云瀚欺身向前,急忙使出本门一十八路狂风快刀,只见其身前刀光乱闪、带起微风,虽不及其父与刘卿元使得那般登峰造极,但也有一定的水准,愣是将那迎面的飞刀尽数打落。

    唐三意见弟子出手,索性也懒得再去思前想后,都被人打上门来了,任人宰割岂不堕了唐门威名?!何况他唐四爷可不是什么敦厚长者,若不是唐万雄叮嘱,早就亲自出手教训这姓冉的小子了!

    冉云瀚死盯着唐冠杰,满眼杀意,虽是破了四枚飞刀,但还未及喘息,那两个唐门弟子却已分散开来,一左一右奔到了两侧,将冉云瀚夹在了中间。

    又是飞刀,这次却是各打出了四枚,这两个唐门弟子早将冉云瀚的路数算了个准确,已将他前后左右去路尽数封了,若是原地招架则腹背受敌,若是移动闪躲也是顾得了左顾不了右,易被飞刀所伤。

    冉云瀚提了一口气,猛地向上一跃,竟是急中生智跳向了空中,只是这人尚在半空,那观战的唐冠杰却突然出手了,一柄漆黑的飞镖直射冉云瀚心口,显然是淬了毒了,此时冉云瀚收刀不及,又无处着力,已是避无可避了。

    冉云瀚眼见着飞镖袭来,却无计可施,危急间一人影掠来,一剑挑飞了那淬毒飞镖将人救下,此时冉云瀚已是一身冷汗。

    唐门众人见必杀之局被人所破,甚是惊疑,一看来人更是诧异。

    唐三意不屑地开口道:“我道是谁,就凭你蒋威也敢与我唐门为敌!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蒋威却有些目中无人,缓缓抬头说道:“呵!差点忘了,既然没忍住,插手了你等门派争斗,就不能顶着这张面皮了,小爷行走江湖可不能让他人顶罪。”

    蒋威说罢竟抬手将“脸皮”扯了下来,竟是易了容了,这人自然也不是蒋威了,而是一俊毅青年,正是昨日傍晚,在山脚拦住蒋威那人。

    “嗯?冒充的?不打紧,是谁这不重要,一并拿下!速战速决!”唐三意极为轻视地说道。

    观战的两个唐门弟子闻言也掠出阵去,已是与刚才那两名弟子配合,四人两两间互为掎角拦向冉云瀚二人。

    这假蒋威本来在石室外面藏得好好的,冉云瀚蹑手蹑脚从他身旁经过时,他还在角落里装了会死尸,本不想插手冉云瀚与唐门的争斗,但又实在看不惯唐门以多欺少,一时没忍住这才入场相救。

    冉“蒋”二人面向唐门众人背靠背站立,一人紧握亮晃晃的宽刃直刀,一人手持那锈迹斑斑的长剑。

    冉云瀚低声说道:“多谢兄台搭救,小弟绝刀门冉云瀚,敢问兄台名讳,待杀光这些贼子,再受云瀚一拜。”

    “鄙人、咳、在下亦天航,冉兄弟不必客气,先脱险再说。此处空旷无遮挡,在此搏杀对你我不利,不如退入墓道与其周旋。”假冒的蒋威回道。

    这黑衣青年正是五年前的少年亦天航,那年嘉武吴城守与赵都尉身死,不久之后,亦天航与他师父便也消失了,只偶尔有猎户在荻山、小别山见过他老少二人。

    冉云瀚也没犹豫,说了声好,二人互使眼色便纵身往那石室入口处奔去,只数步距离。

    唐冠杰一看此等情形,直接急了眼,开口大叫:“赶快出手,你们还等什么!”

    唐冠杰说罢便快步急赶,接连打出十数枚暗器,飞刀、飞针、飞镖、飞石,感情这手边有的,不管是什么,摸着便掷了出来。

    那四个唐门弟子此时出手也晚了,亦、冉二人已掠进了墓道,唐冠杰掷出的暗器尽皆打空了。

    唐冠杰气急败坏地追向墓道入口,刚欲欺身而入,不料从墓道内昏暗处打来一枚飞镖,唐冠杰急闪,却被划破了脸颊。

    “不好!少门主!”众人急切上前,唐三意急忙查看那飞镖,竟是刚才唐冠杰打向冉云瀚那枚。

    唐三意瞬间脸色大变,急说道:“阎王帖!冠杰,快服解药!”

    唐冠杰闻言吓了一哆嗦,那黑脸变得煞白,急忙从怀中掏出一锦囊,找了解药干服了下去,又席地而坐,运气调息,脸上竟是吓出了豆大的汗珠,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真是万幸!还好你拿去的阎王帖被我重新调制过,不然此刻无高手以雄厚内力相助,咱叔侄俩只怕要阴阳两隔了。”唐三意一脸后怕地说道。

    唐冠杰一听自己中了阎王帖,早已吓得六神无主,
目录 书签
钟情阁 朽歌小说网 梦徒小说网 仙笼免费阅读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高峰文学 空谷小说 大理寺小饭堂全文阅读 我在截教看大门百度百科 干宋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魔女途径的哈莉全文阅读 迟暮小说网 旧别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