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限储备能 > 014 能力启示药剂到手

014 能力启示药剂到手

目录

    凄厉的歌声在停尸房里盘旋,引起回声共鸣。www.konghenxs.com

    在一波波的心灵冲刷里,杜克伟死死谨守清醒,不敢过多去倾听、沉醉在歌声中。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先前的想法并不合理,对上三阶的对手,他们根本不在意你的能源是否无限,自己连正常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你遭受到三阶喜阴邪物的精神攻击。”

    “你守住了理智,阴系抗性+1.”

    “检测到阴火转化率不为0,为你开启阴火特性。”

    “注:阴火能够对喜阳邪物造成重大伤害。”

    “阴火转化率1%。”

    脑海中忽然传来了一道回响,杜克伟的精神也因此得到片刻舒缓,在那种诡异的歌声中似乎应对地更加自如。

    旋即,他脑海中就被刷屏了。

    “你遭受到三阶喜阴邪物的精神攻击。”

    “你守住了理智,阴系抗性+1.”

    “你遭受到三阶喜阴邪物的精神攻击。”

    “你守住了理智,阴系抗性+1.”

    ......

    在一阵阵提升伴随的声乐中,杜克伟心中被压抑的感受渐渐被去除。

    他有了更多的精力用耳朵去探知外面的情况,他没有使用灵能探知,他担心对方有捕捉到他灵能探知的手段。

    脚步声和歌声只是在停尸房晃悠一圈,然后就慢慢远离。

    对方似乎没有发现他。

    “你遭受到三阶喜阴邪物的精神攻击。”

    “你守住了理智,阴系抗性+1.”

    “阴火转化率100%,成功晋级。目前为一阶下乘,一阶下乘阴火进度条0%。”

    大门闭合的声音响起,房间内近乎冰冻灵魂的温度开始回暖。www.qingluo.me

    重新脚踏实地,杜克伟的脑海中传来了最新的报告:

    “你遭受到三阶喜阴邪物的精神攻击。”

    “你守住了理智,阴系抗性+1.”

    “一阶下乘阴火进度条65%。”

    这一声过后,伴随着歌声荡远,对他再无威胁,进度条没有再涨动。

    缓缓抬手,杜克伟按下打火机的开关。

    火焰燃起,反映在双眼中,身周忽然变暗,火焰如同以往一样被牵动跳出。

    不过这股炙热此时显现出来的是偏近于深蓝的光彩,这是杜克伟添加了阴火特性在内的效果。

    一股森寒感涌出,杜克伟仿佛感觉到自己变成了喜阴邪物,身上的活人气息被火焰携带的邪恶覆盖。

    捏掉火焰,杜克伟很是满意地颔首,朝外走去。

    自己能力估计得到了很强的提升,不过是针对喜阳邪物。

    如果阴火对喜阴邪物动用,可能倒会被削弱火焰本身的效果。

    一路上杜克伟比任何时候都要警惕,安然无恙地来到了六楼,并没有引起五楼那只二阶腐臭干尸的注意。

    和五楼的漆黑不同,六楼的走廊明亮堂皇,地面也相对整洁。

    杜克伟没花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院长办公室。

    里面没有邪物......杜克伟习惯性探出灵性,并将钥匙对准,拧开了办公室的木门。

    缓缓撑开的大门,里头的漆黑被走廊的光亮点点驱散,许多颗粒在视线可及的半空漂浮。

    “咳咳”。

    扫了扫鼻子前游动的灰尘,杜克伟适应了黑暗环境,缓步走进去,迅速反锁了木门。

    审视着房间内的一切,杜克伟很快就锁定了正中桌子上。

    那儿有一个密封的透明玻璃盒子,里面整齐有着12个凹槽。

    其中9个凹槽已经空无一物。

    而还有三支细长的试剂瓶插在其余三个凹槽内,里面承载着无色的液体,在窗户透进的月光下,折射出晶莹般的光彩。

    抬了下眼睛,揣着激动的心情向前,停在了桌子前。

    打开玻璃罩,尘封很久的灵能蓬勃喷涌,杜克伟连呼吸一口,都觉得自己的身心得到了洗涤。

    “是个好东西。”

    取出三支试剂瓶,用房间内沾了土灰的纸巾缠绕了几圈,杜克伟才把它们放进双肩背包内。

    他是为了防止待会儿打起架来,这三支价值不菲的试剂被波及。

    四楼,安全通道附近的某个房间内。

    于乐躲在病床下,通过被子遮掩了大半的床底视角,看着门口。

    他内心十分着急,甚至有了不好的预感。

    伟哥不会被那个强壮的干尸干掉了吧?那我怎么办啊?

    没有人庇护的时候,于乐甚至没有勇气爬出床底。

    恍惚间,一个人走进了房间,通过间隙,于乐认出了那双休闲运动鞋。

    惊喜地爬出床底,于乐看到了那副亲切而冰冷的面庞,柔和的线条面部,却带给他一种强烈的可靠感。

    “伟哥。”

    小声嚼着杜克伟的名号,于乐紧张地凑到了杜克伟的身旁。

    看来还不算傻,还以为他会莽出来找人。

    瞥了对方一眼,杜克伟淡漠吐出两个字:“带路。”

    医院药房门前。

    在杜克伟的灵感探知下,两人躲开了多个二阶邪物,安全抵达药房。

    在没必要的战斗上,杜克伟都选择尽量避开,如果是一些可以击杀的一阶邪物,他也不介意收取点经验。

    当然,都是借助火焰操纵来完成,枪声容易吸引一些高阶邪物,因此能不用就不用。

    “伟哥,药就在里面了。”

    打破药房的玻璃,杜克伟两人跨了进去。

    用点头回应于乐,杜克伟看着前方半掩盖的木门,里面的白光借助细缝流泻而出,在外面拉得很长。

    手搭在门上,杜克伟慢慢推动木门,一排排药物躺在里面。

    “吱吱。”

    老鼠的叫声从里面传来,接着是一阵箱子倒塌的声音。

    而且其中伴随还有一声惊疑的闷响,以及紊乱的呼吸声。

    精神一下紧绷,杜克伟停下推门的动作,转过身一手扯住于乐,朝门口侧面撤退。

    “嘭”。

    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然后木门木屑飞出,门上多了一个子弹印。

    “该死。”

    传来了一个叫骂的浑厚男声,里面旋即是一阵脚步声。

    里面有人,而且通过灵感探知,对方的实力恐怕也在一阶三级灵能士左右。

    若不是那只老鼠,自己恐怕就着了对方的道了,居然有人在药房里面等着他们。

    “哥,怎么回事?”

    指了指里面,于乐有些惊讶地攥紧了手中的不锈钢水管。

    看着好像两人不熟,不过还得提防于乐在演戏的可能性。

    杜克伟扫了眼于乐,没有回复他的提问,嘴中翕动,说道:

    “去和他交谈。”

    “啊?我吗?”

    于乐惊愕地指了指自己。

    在杜克伟锋利的目光中,硬着头皮,艰难地走到了门边,靠住了墙壁。

    “哥,我们谈谈吧。”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