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限储备能 > 001 不再懦弱

001 不再懦弱

目录

    空旷的场地,红色如同鲜血的地毯,头上的天花板的三色吊灯静静绽放着光亮。www.mingxian.me

    杜克伟看着手中这把朴实无华的黑色手枪,久久未语。

    今天是第七天,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七天了。

    能力还是没有觉醒。

    这就意味着自己的能力这辈子想要觉醒的概率,已经很低很低。

    “哒”、“哒”、“哒”。

    一位脸部线条柔和的男性缓步来到杜克伟身边,并注意到他手中那把没有丝毫变化的手枪。

    “你出去吧。”

    没有责怪的语气,平淡的话语传递到杜克伟耳畔。

    轻轻点头,杜克伟离开了大厅,并随手关上了大门。

    脑海中,已经响起了那道冰冷的声音:“当前储备能∞,请谨慎使用。”

    这句话杜克伟听到耳朵都生老茧了。

    他试过沟通,尝试怒吼,最后无声接受。

    储备能是什么?

    觉醒能力需要的是实体能,而不是所谓的储备能。在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做储备能。

    所以∞的储备能有什么用?你倒是告诉我怎么使用啊!

    可惜脑海那道声音永远不会告诉他答案。

    门外一位白色衬衣的少年正在驻足等待,脸上洋溢着的微笑并不牢实,似乎很有可能会崩溃。

    这位是杜克伟在这个世界七天来的宿友,秦雄。

    秦雄为人自信,即便样貌并不如杜克伟般耀眼夺目,可乐观的心态同样招不少人喜爱,因此朋友也不算少。

    可惜了,对方和他一样,七天以来的能力报告,都是能力未觉醒。

    “你也失败了?”

    噙着笑意,秦雄目光内隐藏的失落还是被杜克伟捕捉到了。

    保持着沉默,杜克伟颔首。

    “没事,不就是离开洛营去别的地方生存嘛,咋们兄弟两,还怕那些魑魅魍魉不成?”

    表现出乐观的模样,秦雄无所谓地说道,并很热情地勾搭上杜克伟的肩膀。www.guwowx.com

    他们所呆的地盘,叫洛营。

    他们所处的世界,在杜克伟看来,可以被贴上末世的标签。

    而末世,没有能力的人是会被淘汰的。

    七天石沉大海的能力音讯,已经宣告了他们要被强制离开的事实。

    末世,不养闲人。

    这是规矩。

    一路上都是秦雄在兴高采烈地咕哝着事情,杜克伟只是偶尔露出笑容回应。

    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兄弟是怕自己失去对生活的自信。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东西。

    在宿舍里休整一番,两人就各自背上了一个粗制的小包。

    打扫了一遍寝室,厚实地关上了寝室的大门。

    一旁执法者站立,确保他们带走的不是洛营内部的重要物品。

    “嘭”。

    寝室大门紧闭。

    “临走前还打扫寝室,我想在洛营能力没觉醒的人中,我们都算高素质了吧。。”

    晃悠着钥匙,秦雄诙谐道。

    “再高素质还是灰溜溜滚出了洛营?”

    一旁的寝室突然钻出了一位身材强壮的男子,面容凶恶,着装邋遢。

    他怪笑了一阵子,嘲讽说道:“真没想到,两位大帅哥也有要离开的这一天啊。”

    “不过可惜了,两位都是能力没有觉醒的废物!”

    “多才!都是洛营的,你嘴巴可别太臭了。”

    听到对方的话语,秦雄倒是忍不住了,眼睛竖直,愤怒回应道。

    杜克伟默不作声,可他知道这位名为“谢多才”的人为何针对他们。

    七天前,三人在进来洛营的途中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

    而且对方还为此耿耿于怀,如今更是凑过来落井下石。

    怎么说他都是能力者,而杜克伟两人不过是时代的弃子罢了。

    “你们已经不是洛营的人了。”

    谢多才怪异地笑道,面容都几乎要扭曲起来。

    然后,他两步向前,在杜克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照着杜克伟的肚子来了一拳。

    “你当时不是很嚣张吗”

    咬着牙,杜克伟感受肚子传来的撕裂痛楚,目光看向了一旁监督他们收拾寝室的洛营执法者。

    执法者面无表情,甚至把头扭了一下,视线脱离了这里。

    原来如此,不是洛营的人了,我们遭受欺凌你们都不管了是吗?

    眼神中带着愤怒,痛感时不时还让杜克伟的身体抽搐。

    谢多才的拳头分量绝对不算轻。

    可绝不能还手,不然对方就能找理由出手了。

    “多才,你TMD敢动我兄弟?”

    看到对方直接给自己舍友来一拳,秦雄瞬间爆发了,握紧了拳头就要轰出。

    “等等......”

    想着要阻止这一切发生的杜克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秦雄拳头打在了谢多才的胸口。

    谢多才表情狰狞,露出了疯狂而得逞的笑意,他拍开了胸口的拳头,迅速掏出手枪,抵住了秦雄的脑门。

    “嘭”。

    清脆声响过后,一道身影轰隆倒地。

    秦雄眼中带着不可置信与不甘,血液汩汩冒出,手脚还在缓缓抽动。

    一旁的执法者面露惊讶,这才来到他们中间,开始介入这件事情。

    “你干什么?”

    他只是负责杜克伟和秦雄的离去事宜,可弄出了人命他可就不好对上头解释了。

    “长官,他们已经不是洛营的人了。”

    谢多才残忍而得意地笑道,并补充说到:

    “而且我记得,洛营的人在遭到外来攻击的时候,是有权力将他们击毙的吧。”

    “这......”

    执法者凝紧眉头,似乎也没能说出别的话语来。

    此时,杜克伟已经俯下身子,看向了躺在地上的秦雄。

    额头血洞明显,背后的布包已经被血泊涂染。

    走廊灯火通明,外头月光倾撒,而杜克伟且抿紧了嘴唇。

    他记得对方每天寝室和他谈笑风生。

    记得对方每晚吹奏的令人心神安宁的口琴音乐。

    还有刚刚那一刻义无反顾上前挥动的拳头。

    伸出手,杜克伟轻轻盖合了秦雄的眼眸,手中无意沾染上了对方额头的鲜红。

    霍然起身,杜克伟不见愤容,眼眸中透出的阴森严寒让谢多才都有些胆颤。

    向前两步,杜克伟握紧了拳头,站立在谢多才面前。

    他知道自己不能挥出这一拳,那样只会让自己白白丧命。

    “好好活着。”

    杜克伟莫名说出了这句话语,回头拿起秦雄腰间的手枪,还有他脖子上绑着的口琴吊坠,不理会任何人地朝外走去。

    等我回来讨要你的命!

    心中补添完整想要说的话,杜克伟背过身体的整张面孔已经被愤怒填满。

    他好恨,好恨啊!

    他甚至都不敢留下,给兄弟收拾遗体。

    谢多才不屑一笑,就要抬起手中的枪支对准杜克伟的背部。

    手上一空,那位执法者夺走了他的手枪,目光灼灼并警示道:

    “再开枪,连我都保不住你。”

    “切。”

    谢多才拿回手枪,低头看了脚下的秦雄,奋力踢了一脚,走进了自己的寝室。

    在洛营外,杜克伟望着洛营内篝火燃起,建筑林立。

    俯下身子,手中握着一把印刻着鸟儿的蓝色枪支,这是秦雄的手枪。

    “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离开。”

    “下次回来,我为你报仇。”

    双目晶亮有神,如同夜晚中两盏明灯。

    趁着夜色,杜克伟收拢眼角的恨意,消失在洛营外的树林中。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