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限储备能 > 013 咏唱阎王

013 咏唱阎王

目录

    卧槽,TM你想吓死人吗?

    杜克伟差点吓得肝胆俱裂,仔细回眸才发现是一只一阶怨灵。www.fengchen.me

    那头怨灵躲在墙角,在杜克伟伸头查探警卫室的时候恰好贴脸,从墙角的折角杜克伟也没有心理预备,因此直接被吓住了。

    “啪嗒”。

    打火机迅速按开,火苗飘忽不定。

    那位怨灵准备前冲的趋势明显一顿,十指探出慢了一步。

    火焰如同在指尖跳跃,杜克伟这一次让火焰缠绕着手掌,直接伸向前。

    被火焰包裹的手掌横着直接给那位怨灵一巴掌,将它拍散。

    残余的火星飘到怨灵的碎魂上,缓慢蚕食,像是纸张被燃烧到最后一丁点一样。

    在这一次如此近的距离,杜克伟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让怨灵跑掉了。

    “击杀了一只一阶怨灵,获得了2点实体能的奖励。”

    “储备能∞,实体能70.”

    “火系三级灵能士,能力进度50%”

    2点?杜克伟为怨灵的经验值有点惊讶,他以为这个软踏踏的邪物经验值最多和求食尸相当。

    没想到对方还提供了和触手一样的2点实体能,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不过怨灵物理攻击无效,如果不是火焰克制他,自己也没法击杀他。所以他只是相对我比较弱,2点实体能倒也合情合理。

    慢慢借助思考摆脱心中的后怕,杜克伟开启着灵感探知,缓慢谨慎地来到了警卫室前。

    警卫室的大门,锁住了......

    一阵火焰后,杜克伟打开了大门。

    里面很凌乱,同样有着一些报纸,纸张,食品袋子随意放置,地面也有挺多已经干了的排泄物,因而恶臭阵阵。www.yihaige.com

    警卫室并不大,杜克伟很快在一处角落找到了独属于冯霜的字迹纸条。

    你怎么还活着......

    杜克伟好奇又好笑地打开纸条,看向上面的文字:

    “白天那些邪祟没有在外面,我居然没有遭到攻击跑出来了。”

    “这简直就是奇迹。”

    从歪曲的字迹中,杜克伟都能看出冯霜的喜悦。

    他觉得应该是末世那时候喜阳邪物还不多,因此让冯霜借助时机逃了出来。

    幸运的家伙。

    继续看向下方,杜克伟差点涌起了撕纸条的冲动:

    “我用了唯一那瓶药剂,哈哈,我已经是一位灵能者了。”

    “该死,我的枪没拿下来,我拿什么跟这些邪祟干架。”

    “啊啊,我好蠢啊。”

    “真想干掉我自己。”

    我也想干掉你。杜克伟想到自己被当成耍猴一样从五楼跑到警卫室,就为了那瓶药剂。现在还被冯霜喝了,就压抑不住自己想揍人的冲动。

    尤其是自己还被吓了一大跳。

    不过冯霜的枪也被自己拿了,还是有一趟收获的。

    翻过纸条,后面还有一些丑陋的字迹堆叠在一起,杜克伟花费了好些时间才认清上面写了什么。

    “外面有一只怪物,我出不去了,而且他看起来很凶,怪物不是白天不会出现的才对吗?”

    喜阳生物!

    杜克伟一下子判断出冯霜遭遇的事情。

    “还好警卫室吃的不少,还有收音机,我可以随时听一下暗海市的电台,看有没有救援到来。”

    “好臭啊,我要被自己的尿臭死了。”

    “市中心好像建立了个临时据点,据说要封锁城市了,以后城市只能进不能出了,我得赶紧赶过去。”

    “院长情人应该有办公室的钥匙吧,每次看她都轻车熟路地摸进院长办公室,如果我把院长和他情人的事情抖出去,啧啧啧。”

    “我还记得他邪异生物出现那天,老婆来医院查他,他还把情人藏在停尸房呢,真是鬼才。估计现在都闷死了,可惜那小妞了。”

    你都无聊到写八卦了吗?杜克伟看完,直接用打火机把那张纸条销毁。

    一切似乎没有改变,反倒自己白跑一趟,也不算白跑,拿了点经验值。

    院长办公室倒是可能还有能力启示药剂,按冯霜写的日记,院长办公室应该就在最顶层,六楼了。

    不过五楼有一只腐臭干尸,要是用大火开门引来腐臭干尸,他都不知道怎么跑路,更别说拿药剂了。

    等等,好像他情人有钥匙,闷死在停尸房......

    如果有钥匙的话,去一趟院长办公室倒也不是不可能。

    可以尝试一下,如果路途艰险,就放弃。

    实在不想无功而返的杜克伟下定了决心,决定下到停尸房找到钥匙。

    一路奇异般的没有任何的阻扰出现,杜克伟很快就来到了停尸间。

    灯光亮着,有着点点寒气侵袭,杜克伟看着四周的柜子,步频放缓,有节奏地踩在地板上。

    这里灯光充足,而且灵感探知也没有什么别的邪物存在,看着很安全。

    一个个拉开柜子,杜克伟看着的都是空无一物的内在。

    就像是洛营的人说的那样。

    废弃城市的人仿佛都凭空消失了,骸骨都没有留下。

    在这里压根就无法看到尸骨存在,这也是杜克伟在喜得食超市看到那具尸体会怀疑的原因。

    在杜克伟翻了差不多几分钟,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灵感触发,抬头看向了左下方的一个柜子。

    猛地拉开,杜克伟一下子就看见了一把黄铜钥匙躺在那儿。

    找到了,还好钥匙没有跟那个情人一起消失掉。

    虽然同情那位情人被活生生闷死的遭遇,杜克伟也来不及感慨太多。

    他担心于乐那家伙等不及会忍不住作死,争分夺秒般往外走。

    忽然间,透过门上的圆质玻璃,杜克伟看到停尸房走廊外的灯灭了。

    “哐当”。

    大门突然打开,像是有风在外面朝内吹动,阴寒从脚裸处传来,杜克伟不禁打了个寒颤。

    悠悠的歌声从走廊传来,好像有一位男子在歌唱,歌声动听,却不禁促使听者心生共鸣,有种悲痛感油然而起,想以死为这种美妙的歌声殉葬。

    “啪嗒”、“啪嗒”.....

    头顶的灯管从靠近停尸房的一侧,开始排排往后熄灭,有种刻意控制的舞台戏剧般的视觉冲击感。

    停尸房瞬间就遁入了黑暗,由于没有直接通往外界的窗户,这里在夜晚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杜克伟早已经躲藏在一个较高处的停尸柜台内,不过他没有合拢柜子,免得自己落得和那位院长情人一个下场。

    歌声逐渐清晰,杜克伟已经能很清晰地判断,那个制造歌声的邪物已经抵达了停尸房的门口。

    肝肠寸断的歌声中仿佛涂抹了麻药的匕首,能使人在不知不觉中被侵蚀引导,直至死去。

    这些直观的感受,杜克伟瞬间联想到记事本中记载的那位邪物。

    三阶邪物,咏唱阎王。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